国画大家邱汉桥气韵绝妙的“水润墨涨法”

浏览次数:28更新时间:2019-08-12

字体:

绘画是我国艺术殿堂中影响广泛,倍受人民亲睐的一门艺术。中国画近两千年历史,其所以受人喜欢和珍视。其中一个重要原因是每一个时期总有几个顶级的国画大师,以其洞幽入微的观察力,超凡脱俗的秉性,细腻激扬的情愫,勇于创新的品格,在总结前人和自己的绘画实践基础上,创造了一些绘画的技法,从而推动了中国国画的大发展,甚至大繁荣、大提升。在这方面国画大家邱汉桥就做出了突出贡献

水、墨、宣纸、毛笔是中国国画的基本元素,缺一不可。水是墨的源泉,墨是水的灵魂。无水来滋润墨,则墨无法与宣纸有机结合,也就没有国画了,只有水而无墨,同样不可能产生国画。任何一个高明的画家,不仅对水墨结合体有着深刻的认知,而且对水和墨这两个不同的个体有着广泛而深入的了解。水和墨这两大绘画的重要元素,各自有着不同的特点,不同的特征,不同的形态,不同的分子结果和化学反应机理,包括水温的掌控、不同品质墨錠的特点等等,作为画家都应该知晓一二。墨分五色,根据墨的深浅层次,可分为青墨、浓墨、淡墨、极淡墨和焦墨五墨,即焦墨(原墨)—浓墨—重墨—淡墨—青墨五层次。一般讲绘画中“浓破谈”比较容易,“淡破浓”则有许多的讲究。要综合考虑生宣纸和熟宣纸不同特征,考虑水墨的不同品质和绘画意向的需要来取舍。只有当画家对其有了全面的把握,才有可能创造出精品的国画。

千百年来,许多画家对水和墨的关系进行了反复的研究个实践,掌握了水墨的不同特点和物性,根据绘画意象的不同需要,创造了许多用墨的新技法:如淡墨法、浓墨法、惜墨法、积墨法、湿墨法、干墨法、破魔法、泼墨法等等,另外从质地来说,新墨和旧墨也有比较明显的差别。新墨容易显得浓淡、厚薄不均,旧墨存放时间久远,其胶自然匀实,往往能显示出一种古朴的色调。中国古人从汉唐时候就开始画画,常用水溶性比较好的原料,墨是最容易找到的东西,只用墨作画叫做水墨画。后来,随着时代的发展和审美情趣的需求,一些画家在用水墨作主色调的同时,配以朱砂(又称丹砂)和青()为辅助色彩。后人将其称为“水墨丹青”了,这也是中国画的基本称谓。三国曹丕在《与孟达书》中写到“故丹青画其形容,良史载其功勋”,唐李白在《于阗采花》中写道“丹青能令丑者妍,无盐翻在深宫里”,这说明古人很早开始用丹青做色彩了。

水墨与宣纸的关系,好比太阳、月亮和地球的关系,没有水墨就好比没有太阳和月亮一样,宣纸永远只能是一张白纸一张。太阳让地球阳光灿烂,光彩夺目,月亮让地球温馨神秘、妙不可言。水墨如同阴阳太极、昼夜交替、变幻莫测,既可日月同辉,也可阴晴圆缺,既能雄沉壮美,也能韵味雅致,既能高山流水,也能小桥人家。宣纸是水墨的绝佳载体,是水墨的知心朋友,是水墨的知心爱人。由于水墨具有特殊的灵性和韵味,当画家把水墨与宣纸融合在一起的时候,就可能画出一幅精品国画,国画大家邱汉桥就运用他创造的“水润墨涨法”,结合他创造的“锤头皴法”,创造了许多精品国画。如《金湖湾》系列、《神山圣水》系列、《月光曲》系列等等。

画家的思想、经历、意念、追求、品味、功底和能力的不同,对水墨运用的效果也不同。国画大师李苦禅先生曾在一个特殊的场合,把纸张揉成一个纸团,用纸团沾水墨画了一颗生机勃勃的大树,令人赞绝。也有些画家急于成名,运用水墨的时候采取一种哗众取宠的方法。如有的画家脱光衣服,用身体的不同部位沾水墨作画,其意不在作画,而在吸引人眼球。试问,这样的画作能有美感吗?历史只会留下有创造性,有正确的审美需求和追求,符合时代潮流的国画精品,辛勤努力,乐于创造而又有责任感的画家才会让人敬佩。中国文化部等单位在“第十二届全国美展评奖活动实施方案”中提出“坚持以人民为中心的创作导向:承担“熔铸中国气派,塑造国家形象”的职责;要充分体现中国特色,体现核心价值观念,体现实现建设美术中国,体现实现中国伟大复兴之梦的自觉和自信;提倡思想性、艺术性、观赏性的一致。体现出经典性、创新性、传承性”的指导思想,对当今绘画具有很强的针对性和指导性。

国画大家邱汉桥认真研究和传承中国文化,弘扬民族精神,挥毫奋斗四十年,创造了“水润墨涨法”这一新的国画技法,水润墨涨法是邱汉桥“北势南气山水大成”绘画体系的重要技法支撑,是他“忘我忘像”美学纲领的绝佳表现方法,是他绘画“十八字法”的亲密战友和同盟军。在他的画中,“水润墨涨法”气韵涌动、阴阳契合、变幻多端。有时化虚为实,有时化实为虚,有时化虚为真,有时化无为有,意到笔到,墨随意行,水墨互动,墨随水涨。笔笔见灵气,处处显精彩,有一种音乐之美和诗韵之美。在他的画中崇高的精神追求和崭新的审美意念,都包含在水润墨涨法之中,深藏在水墨情怀之内,水墨仿佛就是邱汉桥的灵魂和气韵,在宣纸上如神灵般独立行走,或气韵磅礴展现雄美壮阔,或清幽灵动显示优美雅趣,有时如万马奔腾撼人心魄,有时如祥云奔涌,天地一片阳刚壮美,有时如长江黄河之水咆哮奔涌,豪情万丈,有时又如涓涓细流静静流淌,意味无穷。当你仔细观赏邱汉桥大师用水润墨涨法绘出一幅幅精彩国画时,有时仿佛看到茂密的原始森林长在你眼前,有时又仿佛看到满眼金灿灿的稻谷或油菜花在婀娜多姿,随风招展。在《月光曲》系列国画精品中,你能看到圆月或弯月在不断变化着的云层薄雾里含情脉脉的游弋,看到清澈透亮的河水在轻歌曼舞,你会感到自己仿佛走进了邱汉桥精美画作中,走进了邱汉桥大师所描绘的充满灵气的大自然中,走进了你我对美化生活追求的一片情思之中,走进了意念自我纯化,精神得到洗礼升华的大美享受之中。在你的脑海里,无际的森林似乎已经从宣纸上生长出来了,奔腾的江河似乎从宣纸上流泻出来了,金黄饱满的谷穗和花朵似乎要从宣纸上洒落出来了。这就是水润墨涨法的神奇之处。

墨涨需要水润,水润滋生墨涨,气韵融入水墨,水墨滋润神润。气势涨则水墨涨,气韵变则水墨变,水润墨涨万变莫测,千姿百态,不变的是国画大师邱汉桥勇于引领中国国画走向新世纪、新高度,实现中国新的民族理想大抱负、大追求、大境界、大思想和大途径。国画大师邱汉桥创造的国画新技法—水润墨涨法,必将载入史册。

来源: http://www.xaht888.com

相关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