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松山水画的中和之美

浏览次数:2534更新时间:2015-04-02

字体:

在对张松的山水画进行艺术分析之前,笔者先要交待一下自己过去认识的一个误区。这个认识上的误区是,笔者对于担任一定行政领导或组织工作者,迎来送往,忙忙碌碌,整日沉缅于各种繁琐的事务性工作,很难潜心于创作。而绘画创作,尤其是具有较多精神性文化内涵的中国画创作,却要求创作者要“用志不纷,乃凝于神”,“落笔之时,如见大宾:,这显然是那些担任行政领导或组织工作者所无法具备的。因此,笔者与张松虽然生活在同一省份,但在一个很长时间里对于这位担任省美协主要组织领导工作者(秘书长)的作品,却持较为轻漫的态度,很少予以认真的关注。然而近期以来,笔者的这种看法却发生了改变。这是因为前不久,偶尔得到一册人民美术出版社出版的张松的山水画集,当笔者认真地看完这本画集之后,原已原来的那种看法其实是肤浅和偏颇的。担任一定的组织、领导工作,固然会占用其时间,分散其精力,对创作造成一定的影响,但这并不能成为否认或贬低其艺术成就的理由,因为对于一位画家艺术水平和创作成就的评价,最终还是要看他的作品,而张松的作品,则令信服地证明了他的水平和实力。

张松的山水画,给人以最突出的印象是和谐和统一,如何与柔的统一,苍与润的统一,笔与墨的统一,墨与彩的统一,语言与图式的统一,悦目与耐读的统一,书写性与绘画性的统一,整体气势与局部细节的统一等等。和谐统一,是一种中和之美。它所追求的是对就双方的平衡互补。它与追求迂拙怪诞,物极必反,否定与否定的极则之美,构成了人类美学理想中的两大体系。由于中国人的特有的民族性格、生存环境和思维方式使然,中国的传统哲学和传统文化艺术多追求和谐统一的中和之美。如中国的传统哲学府为“一阴一阳谓之道”,“中也者,天下之大本也;和也者,天下之达道也”。而中国的传统文化艺术,尤其是传统的中国画更是遵循着一种筑基对立双方和谐统一的二元化逻辑,如中国画既反对过于形似,又反对疏离形似和背离形似;既提倡“以素为贵”,又要求“随类赋彩”; 既提倡画外功夫,又注重心手相应;既强调“意在笔先”,又实出“趣在法外”; 既欣赏“解衣磅礴”,又想往“神闲意定“;既激赏”逸笔草草:,又赞美,不一而足。而张松的这种以中和之美为主要标志的美学原则,可从以下三个方面分而述之。

一、张松的山水画在绘画风格上,刚柔相济,苍润互补。

我们知道,中国传统的山水画,曾有过南派与北派之分(此外所谓的“南派”与“北派”,与董其昌的“南北分宗”不是同一概念,二者之间的区别极其微妙,此处不作展开)。由于我国版图辽阔,中间又有大江大河之隔,以至使得南北方之间的天时气候、地理环境、生产方式、生活习惯、文化素养等皆有不同,而这些不同必然影响着人的心理素质,并进而形成了历史积淀。这种历史积淀具体落实在文学艺术尤其是反映在中国传统的山水画方面,大体是北繁而南简,北派重骨而南派重韵等等。从理论上说,北派山水的阳刚之美和南派山水的阴柔之美,二者春兰秋菊,各臻其妙,并无轩轾之分,但如何能够做到双善兼美,将此二者和谐统一于自己的作品之中,却是一个不易解决的学术课题。而张松的,山水画则在这方面作出卓有成效的探索,取得了令人刮目相看的成绩。我们看张松的山水画,既有北派山水的高山大壑,石体坚凝,又有南派山水的林木葳蕤,轻红嫩绿;既有北派山水的峰峦浑厚,势壮雄强,又有南派山水的云雾显晦,洲渚掩映;可谓亦刚亦柔,亦苍亦润,令人赏心悦目。而更为重要的是,张松将这两种风格整合、熔铸得十分自然、协调,毫无生涩、勉强之感。应该说,这是十分难能可贵的。有论者谓,张松的画“江南秀色亦苍劲”,在“秀丽和灵动”之中,“又融入了苍劲和厚实,从而别具特色,自成一格“,可谓是批抨家之极俊语,准确地道出了张松山水画在绘画风格上的最大特色。

二、张松的山水画在表现手法上笔墨并重,色墨兼夺,语言与图式相凑泊。

从绘画的本体意义上说,绘画的笔墨和色彩都是绘画的语言。当然,这里所说的语言,只是一种比喻。因为它不像真正的语言那样具有确切的语义,之所以将其称之为“语言”,只是说绘画的创作者主要利用它们来“讲述”(实为“表现”)一定内容,传达一定的情感。就语言的本身来说,原来没有高下和优劣之分,然而当语言为画家所使用,并组成相应的形态和图像时,却立即显现出了高下之分、优劣之分和雅俗之判,因此,品评一位画家的作品,离不开对其语言的分析。那么,张松的山水画在绘画的语言上主要有哪此呢?笔者以为其最重要的特点 便是笔墨并重,色墨兼夺。

我们先来看张松的笔墨并重。关于笔和墨的关系,在传统中国画的历史上曾有过多次争论,而荆浩的名言:“吴道子画山水有笔而无墨,项容有墨无笔,吾当采二子之长,成一家之体”,更是为人们所熟知。然而在实践中要真正做到这一点,却并非易事。相对而言,张松在这一方面是可圈可点的。首先张松善于用墨,落笔之初每每先用墨在纸面上横刷竖扫,在画面上铺下一层墨渍、墨渖,然后再在这些墨渍和墨渖上勾勒和描绘。由于张松所表现的多为江南山水,自然少不了沙坨、坡岸、云雾、帆影,这些张松也多用墨韵为之。而另一方面张松也很善于用笔,其线条抑扬顿挫,一波三折,颇有书法的意味。尤其是对裸露山体的色勒,往往将其分解为网状的几何形体,其分解的线条有骨力又有韵致,十分耐看。因此,在张松的作品中,笔与墨之间的关系是均衡的,也是和谐的和统一的。其次,我们再来看张松的色墨兼夺。中国传统的山水画有水墨和设色两种体格,而在设色的山水画中又可分为浅绛格金碧、青绿等不同的区别(青绿中又有大青绿和小青绿之分)。张松的山水画从外在观感上看,显然是属于浅绛和小青绿范畴的。但若细究之,却又似乎较之传统的浅绛或小青绿更多一些水墨的成分,或者说水墨在其中所占的比例似乎更大一些。从大量的作品中可以看出,张松对于水墨和色彩是二者并重的。对于水墨的重视,使张松的作品保持着较高的文化品位;而对于色彩的重视,又使得张松的作品具有鲜明的时代气息。总之,此二者地相互补充和相互映发的,而不是相互削弱和相互抵消的。不过,关于张松的用色,笔者有一点不同的看法,张松有时喜欢在画面上洒一些色点,由于这些色点是“洒”上去的,而不是“写”上去的,故而无法“入骨“,以至不像是中国画的语言,而象是水彩画的语言(除张松外,还有不少画家也喜”洒“这样的色点)。当然,这只是笔者的一已之见,姑妄言之。

最后,我们再来看张松的构图及语言与图式之间的关系。通过上面的分析,我们知道张松语言的特点是和谐统一。这种和谐统一主要体现在其笔墨并重和色墨兼夺等方面。而张松的图式同样地是和谐的和统一的,这种和谐统一,主要体现在其构图的平整工稳和美感与动感的相得益彰。我们知道,中国山水画的构图形式大抵有两种类型:一种类型是平正工稳,另一种是奇特险峭。前者的特点是求稳,追求美感;后者的特点是弄险,追求动感。然而美感和动感是一个问题的两个方面,二者是不可分割的。其原因是缺乏美感的动感也不是真正的美感,而是僵死的美感;同样缺乏美感的动感也不是艺术所需求的动感,或者说是不合理的动感。因此,如何协调美感与动感之间的关系,对于画家的构图能力无疑是一个不容回避的挑战。张松山水画的构图从总体上说,是属于平正工稳类型的,但这种平正工稳却并非是四平八稳、正襟危坐,更非是千篇一律、老气横秋,而是稳中求变、美中求动、正中求奇,因此,张松在构图时每每也会打破平衡,然后再想办法在新的基础上去建立新的平衡。这在张松的一些大幅的作品中可以看得很清楚。张松山水画的这种构图上的特点,使得其图式显得堂堂正正,有一种大家风范,然而却仪态万方,不乏楚楚动人的韵致。而更为难得的是,张松的这种既有美感又有动感的图式与其笔墨并重,色墨兼夺的语言极为匹配,二者在一个更大的范围内和更高的层面上,同样也构成了一种和谐和统一。

三、张松的山水画既悦目又耐读,融观赏性与学术性于一体,在不定期程度上实现了精英化与大众化的统一。

传统的中国画是一人种精英艺术,或者说是一种有着贵族化倾向的艺术,张彦远所谓“自古善画者,莫匪衣冠贵胄,逸士高人,振妙一时,传芳千祀,非闾阎鄙赋之所能为也“,即是这种精英化和贵族化倾向的生动表述。而作为中国古代知识分子以之超越功利羁绊,逃避尘世困扰的中国传统山水画,则更是这种精英化和贵族化的产物。作为这种精英化和贵族化的直接结果,是在价值取向上,提倡“墨戏自娱”的私秘化和利已式的“独乐乐|,反对通俗易懂的”众乐乐“;在形态体格上,追求荒寒冷寂的书卷气,反对平民化和世俗化的“烟火气”,稍失儒雅高迈,即被视为“媚俗”和“习者之流”。传统山水画的精英化和贵族化的倾向,与当今社会的大众化趋势显然是不相适应的。当今社会的大众化趋势,是一股不可阻挡的历史潮流。在这股潮流的面前,任何疏离大众的做法者都是不明智的,也是没有前途的。因此,如何面向大众,在尽可能不降低艺术品位的前提下,努力做到当一般受众所喜闻乐见,通俗易懂,便成了每一位山水画家在创作中亟待要解决的严峻课题,而张松的山水画大多物象丰富,画面饱满,清丽悦目,可谓是“可行可望”,“可游可居”,无丝毫荒寒冷寂、萧条索漠之气。在画面的基调上,张松的山水画是温馨的、优美的、藏润的,既有着令人赏心悦目的自然景色,又有着浓郁的时代精神和生活气息。在艺术的品格上,张松的山水画朴实、本色,不做作,不卖弄,让人觉得亲切、愉快。观赏张松的山水画作品如饮甘泉,如归故乡,每每有心旷神怡之感受,从而在一个相当高的层面上达到了雅俗共赏。从某种意义上说,张松的山水画不失为解决中国的精英性质与大众化趋势的矛盾的一个成功范例 。

总之,综上述所述,张松的山水画所体现的刚柔相济,苍润互补,笔墨并重,色墨兼夺,图式与语言相统一,融观赏性与学术性于一体的中和之美,是值得称道的,也是有着广阔发展前途的。当然,作为一位省级美协的主要领导,大量的事务性工作,毕竟占用了张松的太多的时间,而如何在做好日常组织、服务工作的同时,将自己的这种以中和之美为主要标志的绘画风格进一步深化,使之更具特色和更加成熟,这也许是张松下一步所需要考虑的问题。

来源: http://www.xaht888.com

相关资讯